剛剛更新: 〔我真是醫仙〕〔引靈妃〕〔學神傳革命〕〔女王大人饒命啊〕〔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直播出個天帝〕〔我師兄太弱了〕〔神帝升級系統〕〔勤奮努力的我不算〕〔神醫痞妃:王妃拽〕〔都市之醫帝歸來〕〔命運的軌跡之守護〕〔大帝要回家〕〔大妖歸來〕〔渡妄〕〔天啟王座〕〔玫瑰伯爵的日常生〕〔諦魔之淵〕〔龍神至尊〕〔揚天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重生手藝人 110章 針鋒相對
    走近了,劉星才發現這金豆蒸籠是一件集石匠、篾匠、木匠與一體的手藝品,它周身雕龍刻鳳,盡顯奢華大氣手筆。

    底部的石制磨盤跟中間的木制結構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結合在了一起,經過了數百年的時間沉淀腐蝕,竟然看不出一點破綻。

    至于最頂端的幾十個蒸籠,不!細細一數,竟然有整整一百零八個。

    可能是由于使用次數過多的緣故,這些蒸籠好多都磨損的的變了形,但看的出來,要是修復一下的話,在使用個幾十年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畢竟這些竹制的蒸籠,都是經過特殊手法處理制作出來的,本身就很耐腐蝕跟磨損。

    “姐,這金豆蒸籠哪個地方壞了?”劉星見周圍的人都在關注金豆蒸籠,當下小聲問張小英。

    對于他來說,這金豆蒸籠的整體結構實在太復雜,可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那里散架了!”張小英輕聲回道,眼眸中有著諸多無奈。

    劉星順著張小英指的地方看去,當下眉頭不由皺了皺。

    那是金豆蒸籠磨盤、木質結構、竹制結構三者結合最密集的地方,在最中間的位置,一個錐形的小洞裸露了出來。

    這個錐形的小洞,不用想就是將磨盤、木制結構、竹制結構三者結合在一起的關鍵部位,它缺失掉的一部分,之前的結構體應該是竹木榫結構,或者是石木榫結構,又或者是竹木石榫結構。

    總之一句話,這個結構非常的關鍵,也非常的結實,只是不明白,為什么會突然間不見了,變成現在這個散架的樣子。

    劉星想上前仔細看一下,卻是被曲大通給阻攔了下來:“你一個小孩子看什么看,要是看壞了你賠得起嗎?”

    從靠近金豆蒸籠開始,他就看到劉星跟張小英親密的很,所以對劉星,他一開口自然就沒有什么好話。

    “你這話什么意思?”劉星冷笑著:“好像就你能賠得起似的,這金豆蒸籠幸虧不是你曲家的,要不然在場的各位,可就要傾家蕩產了!

    這伶牙俐齒的話說的,令曲大通難堪不已,張了張嘴想反駁,卻是不知道怎么開口。

    的確,要是金豆蒸籠讓他陪,他只怕就是把自個給賣了,那也是都賠不起,畢竟他也看了金豆蒸籠,怎么可能一概而論。

    張小英看著曲大通窘迫的樣子一笑。

    張新華的臉上也有了一絲笑容,他對曲大通道:“今天我邀請這么多篾匠來這里,就是希望大家集百家之所長,將這金豆蒸籠修復好,要是連看都不能看,那還有什么誠意可言!

    “這話在理!”

    “還是二爺實在!”

    許多篾匠紛紛開口表示贊同。

    劉星見狀一把推開了曲大通,然后仔細的查看了錐形小洞一眼:“姐,這里在沒有散架的時候,是不是有一根類似于榫卡的東西?”

    “我不知道!”張小英搖頭。

    張小魚在這時撥開擋在面前的幾個篾匠走到了劉星的身邊:“我不知道你說的榫卡是什么東西,但我知道這里是被曲師傅撥弄了一下后就散架了!”

    “對了,其中一根錐形的長條好像被你給收起來了吧?”張小魚看向躲在人群中的黑衣老者。

    “沒有!”黑衣老者竟然不承認有這回事,而且還一臉的淡然。

    張小魚急了,他看向張新華:“二爺,那天我跟猴子可是親眼看見的,這老頭不老實!

    “不錯,我跟小魚真的都看到了!”人群中猴子踮起了腳跟喊道。

    “是嗎?”張新華眼眸間浮現出一絲殺氣:“你們放心,拿了我們張家的東西要是想隱瞞,那他走不出這個板橋鎮!

    黑衣老者聞言嘴角抽了抽,也許是感覺到了張新華身上的殺氣,他在尷尬的抓了抓頭后,訕笑道:“我現在想起來了,是有那么一根錐形的長條,不過他放在我的房間,我現在就過去拿!

    “不用了!”張新華朝張小魚使了一個眼色:“你去拿過來,記住不要亂動人家老爺子的東西!

    這話說的很明顯就是反話,黑衣老者聞言氣的胡子都抖動了兩下,但張小魚卻時開心的不行,帶著幾個張家人轉身就走了。

    這一幕被曲師傅看在眼里,當下就發飆了:“張二爺,你這是什么意思,不相信我帶來的人嗎?”

    之前都沒有因為這榫卡而為難他,還有他身邊的人,現在竟然因為劉星這毛頭小子的一句話而發難,真是豈有此理。

    “當然相信,只不過我更相信我張家人而已!”張新華冷冷的回道。

    沒有辦法,要是現在不施壓,等以后只怕沒有機會了,畢竟張家已經沒有退路。

    金豆蒸籠在,張家則在。

    金豆蒸籠沒了,那張家過不了多久就會名存實亡了。

    劉星聞言一愣,當下一語雙關的笑道:“呵呵!曲師傅不要做賊心虛強撐著了,要是你問心不愧,豈會在乎原本就屬于金豆蒸籠上的東西?”

    不是他落井下石,而是這個時候也該幫忙給張家說話了。

    “你這話什么意思?”曲師傅哪有不明白劉星話中的意思,當下氣的捶胸頓足的吼道:“我曲家可是清白之家,豈能因為你一句話就壞了名聲!”

    “你這是找打!”曲師傅氣急之下,完全忘記了周圍張家人的存在,當下一巴掌就朝劉星的臉抽去。

    然而手掌還沒有抽到,就被張小英給攔住了:“你個糟老頭要是再敢囂張一下,信不信我叫人廢了你兒子!

    “你……你!”曲師傅想抽回自己的手,這時才發現張小英的力氣極大,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女孩子該有的表現。

    “老曲,別生氣了!”黑衣老者這時站出來打圓場了,他冷笑著轉頭看向張新華:“現在這么多篾匠在場,你不該只針對老曲跟我,而是該讓大家各抒己見,想辦法修復金豆蒸籠,我知道這么多天修復金豆蒸籠一點進展都沒有,你很生氣,也很懷疑我跟老曲的能力,但能暫停一下嗎?”

    “要是在場的各位有人能夠將損壞的金豆蒸籠給修復好,那我王某甘愿跪下向張家的二爺道歉!”黑衣老者銳利的目光掃先周圍所有人,言語中有著自信。

    不過劉星卻是聽出來了這黑衣老者話中的另一層意思,那就是金豆蒸籠修不好,只怕張家麻煩大了。

    畢竟他剛才的話替張家得罪了黑衣老者跟曲老頭,還有曲大通,這換做他也會翻臉不認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詭秘之主〕〔溫燉的小時光〕〔我能修煉一億次〕〔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劍神在星際〕〔霍夫人是個小哭包〕〔游戲世界的開掛之〕〔陰山密檔〕〔平平無奇大師兄〕〔超次元女子監獄〕〔山河遠闊語輕輕〕〔我的細胞監獄〕〔學霸的黑科技系統〕〔第一序列〕〔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sitemap
分分彩